环境污染与人类健康 Essay

561 WordsDec 26, 20143 Pages
《地球》观后感 每每欣赏完大自然的杰作,不禁感慨我们赖以声息却又缺失了解并且忽略的大自然,仍然壮观,震撼的存在,此影片更是。它告诫我们,我们并不孤单,但是在这个星球上,我们了解的太少,却做出的伤害太多,见证造物主伟大杰作的同时,是时候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。我主要从以下生命,水,冰川,希望四个方面来更深入的体会自然,体会我们与自然的联系,以使自身能够更全面的了解自然的博大精深,融入自然,和谐共存。 生命 生命是宇宙的奇迹,出现于约四十亿年前,而我们人类只有二十万年历史,但是我们却破坏了地球生命赖以生存的平衡。 最初,我们的星球不过是一个浑沌的火球,伴随它的恒星--太阳诞生而形成的一团粘聚的尘埃颗粒,然而生命的奇迹就在此诞生。今天,我们的生命是地球上无数生物形成的生命链中的一环,在近40亿年里,这些生物被彼此继承取代。 地球原始大气层是由火山吐出的烟圈结合而成,一个没有氧气的大气层,稠密的大气层,充满水蒸气和二氧化碳,一个熔炉。因为有水,地球有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未来。地球与太阳之间的距离适中,因此地球上的水能够处于液体状态。水蒸气凝结后形成滂沱大雨降落在地球上,河流出现了,河流改变了地球表面,刻削着河道并冲刷出山谷。它们流向地球上最低洼的地方形成海洋,水溶解了岩石的矿物质,渐渐的,海洋中的淡水变成了咸水。 我们来自哪里?生命火花从哪里迸发?一个时光奇迹。 地球上的温泉仍然有原始的生命存活,它们赋予温泉颜色,它们叫做“古细菌”。它们都依靠地球热能生存,除了蓝细菌,或是蓝绿藻以外。只有它们可以向着太阳来吸取其能量,它们是古今所有植种的最重要的祖先。这些微小的细菌及其数以亿计的后代,改变了地球的命运,是它们改造了地球的大气层。 毒害大气层的碳去了哪里?它还存在,只是被“囚禁”在地壳,想要了解地球历史的这一篇章,卡罗拉多大峡谷的峭壁是最好的选择,它们展现了地球近20亿年的历史。大峡谷曾经是一个聚居着微生物的海洋,它们汲取从大气层溶解到海洋里的碳并长出外壳,它们死后,外壳沉到海床堆叠起来,这些地层就是它们无数的外壳构成的,因为有了它们,碳从大气层中排出,其他生物才能得以发展。 生命改变了大气层,植物靠太阳存活,这能量使植物分离水分子并释放出来氧气,空气因而充满氧气。 地球的水不断更新循环,瀑布,水蒸气,云、雨、泉,河流、海洋、冰川,这个循环从未间断。地球的水量恒久不变,历来的生物都喝同样的水。水是令人惊叹的物质,是最不稳定的一种,它可以是液态的流水,气态的蒸汽,或是固态的冰。 生命的引擎连锁结合,一切都连结起来,没有东西是自给自足的,水和空气不可分割,为了地球上的生命而结合。于是,形成于海洋上的云给陆地带来降雨,河流再将水带回海洋。分享就是一切。 从云层窥望的大片绿色是空气中的氧气,七成氧气来自海藻,这些海藻给海洋表面染上了颜色。地球要依赖万物各司其职,互相依存的生态平衡,一种敏感而脆弱的和谐,极易破碎。于是海藻和贝壳的结合形成了珊瑚。 澳大利亚沿海的大堡礁,绵延三十五万平方公里,哺育着一千五百种鱼类,四千种软体动物和四百种珊瑚,每个海洋的生态平衡都依靠这些珊瑚。 地球计算时间以十亿年计,它花了四十多亿年创造了树木,在物种的链条中,树木是至高无上的,是完美的活的雕塑。它们蔑视地心吸力,它们是唯一永恒地朝向天空的自然元素,它们的枝叶不疾不徐地向着太阳生长。它们从微小的古细菌继承了吸收光线能量的能力,它们储存并利用此能量并使其变成木材和树叶,然后又分解成水,矿物,植物和生命物质的混合体,就这样,生命不可或缺的土壤逐渐形成。 土壤是生物多样性的工厂,它们是不断活动的世界。微生物觅食,挖掘,透气,蜕变,它们制造腐植土,在这肥沃的土层上,所有陆上生命互相紧扣。 地球上的生命你知道什么?认识多少品种?十分之一?还是百分之一?对于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你知道什么?地球是个奇迹,生命仍是个谜。 动物的家族得以形成,至今仍存的习惯和仪式使它们聚集。有些适应了环境,有些是环境适应它们。双方都受益,动物得到食物,而树木能够开花结果。在地球上生命的伟大的历险中,每种生物各司其职,各有其位,没有多余或有害,它们互相抵消。然后我们人类,聪明的人类,进入剧情。人类得益于地球四十亿年的遗产,只有二十万年历史,但你们已经改变了世界的面貌,尽管你们脆弱,但你们占据了所有的栖息地,征服了所有土地,之前任何生物都未曾做过。 水
Open Docu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