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ys Essay

400 Words2 Pages
忧患华文‧中学生不考华文谁之过? * 副刊 2011-04-08 19:57 这几年大马教育部召开了多个华文教育的討论会,出席者来自华文教育各个机构,从教育部官员到教科书作者,从幼儿园老师到大专中文系代表,每个人都对当前的中小学华文教育提出疑问,教育部官员为自己的立场辩解,同时同意逐步改善。有些问题是老生常谈,有些则是未来危机,环环相扣、错综复杂,社会人士每次只看到问题的片面,很少有机会瞭解问题的核心要害。我们整理了以下10项环节,让大家对目前的中学华文教育问题有个整体的概念,让大家集思广益,对症下药。 1.教科书策划(责任:教育部、课程发展局、考试局)面对最多炮弹的是负责课程设计的课程发展局。几乎所有的老师、校长、出版社老板、作家、各社团代表都认为,现今的华文教科书內容大不如前。80年代以前的中学华文课本以古今名篇为主,文章的文化內涵、民族精神浓烈,是属於潜移默化的文学教育,即使老师的教学方法单调,照本宣科,但那些优秀选文足於培养热爱华文、以华文为荣的学生。90年代以后改革过的华文课本倾向语文教育,名篇减少,选文偏向传达知识,缺乏文学的功能。考试重视语文语法技能,加重学生学习的难度,无助於学生掌握书写能力。学生觉得学习华文语文知识无趣。大家认为並不是课文难度高,而是觉得所要学习的细节繁琐,为了考试死记硬背。这些语文技能和语法的教学,將好好的句子像手术般肢解,用专业术语去分析,对大部份华裔生提高华文程度帮助不大,反而让他们对华文的认识支离破碎,读了5、6年中学华文,流利的文章写不出,华语也越说越差。 【宠物领养】其实我也很可爱,带我回家吧! ●课程发展局官员说:不关我们的事,我们只是设计课程的教学目標,並没有让出版社把课文编成这个样子。 2.教科书(责任:课程发展局、出版社、编者)出版社编写课本乃根据课程发展局定下的课程纲要。编者必须在有所局限的范围內,展开浑身解数,尽其所能给学生最好的教材。80年代以前的华文课本文章选自“友联文选”,都是名家作品,具有深厚的文学素养和精神內涵,学生读了华文,自然而然受到这些好文章熏陶,进而喜欢华文,也爱护华文。最近20年的华文教科书的编者,为了饭碗“安全”,在课程纲要的引导下,自我詮释所谓“敏感”的限度,尽可能选择明白如话,又没有爭议的文章。许多文章为了符合“本地色彩”,明显是编者自己所撰写,或出题让一些作者撰文,这种削足適履的方法,这20年来,牺牲了许多中学生必读的好文章。 ●出版社说:不关我们的事,为了投標中选,我们不得不根据课程纲要编书,我们能做甚么? 3.考试范围(责任:考试局、出题人、课程发展局)课程发展局和考试局息息相关,考试局根据课程纲要设定的目標选文本和出题。编者则根据考试的需要安排各个项目的篇幅。古文越来越少,连现代文佳作也不多,学习的趣味减少,增加的是各种语文知识的学习技巧。(註:2011年开始淡化语文知识)虽然语法的考题不多,却是最难掌握。为了应付考试,老师们只好集中全力教导学生这个最难的部份。有的老师自己也搞不明白,於是老师和学生们花了大部份的上课时间去学习语文知识,而忽略了最重要的文学作品鉴赏。教科书选文简单,但是考试出题却远比课文所包含的来得复杂,出题人对学生的要求非常高,专考学生没有学过的,多过考学生学过的。加上问题刁钻,答案模糊,迷惑考生的判断能力,因此即使是优秀的学生也怕考华文。即使平时表现好,到考试时还要看运气,考得好未必就有好成绩。 ●出题人说:不关我们的事,我们是个根据课程纲所定下的目標出题,老师有教,学生有读肯定会回答。 4.批改標准(责任:考试局、出题人、批改人)出题人、批卷人都是资深华文教师,恨铁不成钢,所出的题目考老师多过考学生。其他的科目只要熟读课文,勤做往年习题,考试时必然会作答。然而华文的考题总是超出课本的范围,出题人想出甚么就出甚么,即使经验丰富的华文老师,也猜不透该年的题目会出甚么。由於上课很少接触文学作品和古文,考试的时候,要他们在短短的时间內,立刻瞭解和解答,那是不容易的事。更可怕的是,最近几年,考卷中的一些题目,答案似乎可以不止一个,存心让学生选择不到答案。根据经验丰富的华文老师说,这种死板的设题方式和標准答案要求,只是有利循规蹈矩的学生回答,头脑灵活的优秀生和资质较弱的学生多数没办法回答出標准答案。这也就是为甚么大部份优秀生到考试的时候,都在华文这一科课演滑铁卢的原因。 ●批改人说:这不关我们的事。我们已经放鬆答案要求,儘量给A了,成绩公佈时,A1变A2,已经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了。

More about Days Essay

Open Document